记录

半个月前就想记录一下最近的情况,打开电脑,犹豫良久,感觉无从下笔,又默默合上屏幕。

9号是个特殊的纪念日,也大概心心念念了半年,最终任凭时间悄然溜走。

今天坐在这里删删改改,抓耳挠腮。可能这就是生活的真谛,纵有诸般涟漪,平静才是主流。

无心“折腾”

小学时,曾因游戏废寝忘食,也曾因易语言初识编程的乐趣;

对二者都几乎失去了当初激情,却诧异于这个语言竟还有一定存量用户。

初中时,做过机圈发烧友,也记得刚接触Pascal的一无所知;

前几天看到MIUI开始限制root,突然想起了曾经拿酷派刷机的日子,又不知从何时起贪恋EMUI相对不自由、无趣的稳定。

高中时,有过一知半解的OI生涯,最后向文化课低头;

至今有些知识仍没拾起,考虑后也没有迁移旧博文,尽管本站如今内容寥寥,生活总要向前看。

大学间,各种东西都碰一点,但毫无疑问都浅尝辄止;

会点皮毛,却又没有项目与竞赛追求,不思进取。

以前耗费大量时间改造的几个站点,感到没有精力维护,早已打包封存。

曾经写过的一些废话,年代久远而无营养,一并删除。

何时起,躺平成了自身的真实写照?

回顾这个学期

挺魔幻、也挺讽刺的一个学期。

从头封到尾的学校,竟出现三例阳性而封锁整个校区一个月。两年来除了学生都是自由人,阳性却无一例外都是学生,莫不是天大的讽刺!

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,多数学生心照不宣对外保持沉默,学校配合压热搜,其乐融融。

被封在宿舍一个月,感谢工作人员与志愿者的配餐工作,由于自己密接,不能献一份力,向实干者致敬!

有幸体验黄码,也体验到空前频繁的核酸检测。楼下消防、救护、公安与公交车水马龙,隔离者拖着行李箱渐行渐远,唯声声鼓励祝福连绵不绝……

疫情停摆一个月的学校,开始以网课拉开恢复正常的帷幕。然而,这一个多月物资的紧缺和物流的停摆,让我感到颇为不便,于五月中旬申请离校,回家!

六月底,最后两门专业课结束了。由于大二摸鱼太严重,最低时GPA到了2.0的边缘,所幸这一整年的必修课都维持在2.0~3.5间,向学位证低头[手动滑稽]!

接下来,大概就只该操心实习和毕设了吧。

于家所想

一个特殊的时间点,有人服役、有人毕业、有人工作,也有人留校复习。而我家位置比较偏远,也不便与市区回家的同学聚餐。所以这两个月来,作为附近唯一的异类,自己在家竟有些无聊。

最近走马观花回顾了一下各时期的友情,多数都于平静中淡了联系。大概感情在,共同话题却不在,人成长起来,大概都是这样吧。

五月份跑了一整月有氧好像并没有减重,六月偷了几次懒,想再开始,却不成想雨季连绵至今。其间偶然改跳绳吧,又伤到了小腿肌肉……测了下大概还是181,貌似今年没再长了,可惜理想的83可能达不到了。

雨大概半个月内是停不下了,不等了,想想办法继续运动吧。准备有氧减减脂后练练力量,可不想年纪轻轻却颓到底。

挺佩服老代,高二时突然开始跑步,至今几乎风雨无阻,也是有大毅力的人了。

临近毕业,开始为生计所忧——我能干什么、能干多少、能养得起几人、能过什么样的生活?当舰船完工,便总要有驶出避风港的一天。都喊着躺平,其实谁又甘愿平凡而又没有起色呢?还有时间,努努力吧,攒一手筹码,希望几年后能行一手悔棋。

念念不忘

在我二十一年的岁月里,有两大遗憾.
他们归因于十几岁的叛逆,幼稚与晚熟.
一次天人永隔,再无机会弥补,
我以一生悔恨自赎,孤独埋藏内心.
一次形同陌路,大概抱憾终身,
至今已逾七年,惟两三人知.
迎头痛击才教会我成长,终归已迟.
我已作出改变,却再无人阅卷.
谨以此篇,献给成长的自己、精神的寄托.
也不会再与他人谈,勉之.

可是,能否有回响?

终章

短短千余字,实则删改了两个多小时。

说废话吧,是现时期内心真实的写照;

说有用吧,嘴上说说也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暂且先到这吧,希望几年后的某天打开这篇文章,不会自嘲。

最后修改:2022 年 07 月 12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